港澳办新闻发言人谈香港局势并答记者问(全文)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9-12-03 05:31

  国务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徐露颖9月3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对香港当前局势的看法,并答记者问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最近一段时间,国务院新闻办举行了多场新闻发布活动,介绍香港的局势,今天我们再次邀请到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的新闻发言人杨光先生和徐露颖女士,请他们围绕香港局势介绍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朋友们的提问。首先,先请杨光先生作介绍。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和徐露颖女士再次来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厅,向大家介绍香港局势的最新情况和我们的看法。

  目前,香港局势正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已成为香港社会各界最广泛的共识、最强烈的呼吁。香港各阶层、各界别的代表人士和众多社团、协会纷纷以发表声明、刊登广告、发表谈话等方式,共同谴责暴力违法行径,支持警方严正执法。8月17日近50万民众冒着暴雨参加反暴力、救香港集会,场面感人。特区政府和警队坚决依法打击违法犯罪活动,截至9月2日已拘捕1117人,包括涉嫌参与犯罪的3名立议员。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有关部门积极与社会各界展开对话交流,深入了解市民的诉求和期望,及时推出纾解市民和企业困难的举措。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华人与香港同胞、祖国人民心心相印,全世界许多地方的华侨华人和留学生自发组织集会,以悬挂国旗、高唱国歌等多种形式,表达对祖国的深沉热爱、对港独和暴力活动的强烈愤慨,让我们非常感动、非常振奋。

  但是,必须指出,香港局势依然复杂严峻。暴力、违法活动仍然没有得到完全遏制,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少数暴徒变本加厉,用丧失理智的疯狂行为制造了一桩桩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们把作为攻击的重点目标,用尖利的铁枝、汽油弹和钢丝阵等具有致命危险的武器攻击警员,包围宿舍,在网络上恶意非法散播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信息,疯狂叫嚣伤害或杀害,极力煽动仇警情绪。

  8月30日,三名歹徒伏击下班回家的警员,用刀狂砍并致使该名警员身体多处受到重伤,其手法之残忍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他们在机场围殴、侮辱和非法拘禁无辜旅客,并极力阻挠和医护人员对受伤旅客进行保护和救助。他们扬言进行揽炒(也就是拉住众人一起死,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以挤提银行、制造金融动荡、阻堵交通干线、毁损公共设施等极端方法向特区政府施压。他们四处叫喊带有港独色彩的口号,并跑到一些外国政府那里去乞求干涉。

  8月31日,他们不顾警方的反对,在多个地区特别是人流密集的商业区举行非法集会,向警员和政府建筑物投掷约百枚汽油弹,并意图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和立、政府总部,还将投入驻港部队军营。他们在32个车站(占车站总数三分之一)大肆破坏地铁设施。

  9月1日,少数暴徒冲入东涌等车站控制室大肆破坏,严重了威胁地铁安全运行。他们还堵塞往来机场的交通,导致机场快线等多条线个小时,大量旅客行程受到影响。他们更在孩子身上动起了邪念,将黑手伸向校园,大肆鼓动学生,把学生当作实现其图谋的工具。

  上述事实表明,少数暴徒的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正常的集会的范畴,他们的行为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任何法律制度下,都已经构成暴力犯罪,他们是不折不扣的暴徒。

  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已经看得很清楚,围绕修改《逃犯条例》所出现的事态已经完全变质。少数暴徒用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向世人表明,他们的目的、他们的矛头所向,已与修例无关。他们心甘情愿充当外部势力和乱港势力的马前卒,不惜做出暴力违法的恶行,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瘫痪特区政府,进而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从而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实体,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对抗中央之实,最终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现在已经到了维护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重要关头。所有真正关心香港、爱护香港的人,都应当擦亮眼睛、坚定立场,清楚地认识到在止暴制乱这个大是大非、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问题上,没有中间地带,容不得犹豫、徘徊和动摇。真爱香港,就坚决维护一国两制。真爱香港,就要用实际行动向一切损害香港繁荣稳定、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行为坚决说不!在此,我们提出三点意见:

  第一,希望香港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围绕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进一步凝聚共识并付诸行动。什么是香港当前最大的危险?暴力横行、法治不彰就是香港最大的危险。什么是当前香港最大的?反暴力、治、保安宁就是香港最大的。什么是当下香港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就是香港社会最大的公约数。特区政府包括行政、立法、司法机构,以及社会各界都要切实把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作为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务。守护家园,人人有责。希望每一个爱护香港的市民都能以自己的行动,自觉暴力,制止暴力,并自觉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带领特区政府和特区警队依法打击和惩治暴力犯罪活动,支持特区检控和司法机构各司其职,使所有暴力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惩治,彰显法律的公正与威严。特别是对那些暴力犯罪的骨干分子及其背后的策划者、组织者、指挥者,要追究到底,绝不手软。所有掌握公权力的机构都应当快速、果断地行动起来。法治之绳不可松,法治之网不可漏,法治之剑不可钝。

  第二,希望大家把以和平集会表达诉求的行动与暴力犯罪和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行径区分开来。集会,是基本法赋予香港居民的自由。参与集会的大多数市民,包括年轻学生,不管他们是基于什么原因,也不管他们想表达什么样的诉求,只要是依法以和平方式参与集会,只要是符合一国两制原则,都是法律允许的。参与和平集会活动,与那些肆无忌惮挑战一国两制底线、冲击中央驻港机构、污损和侮辱国旗国徽、暴力袭击和无辜市民、严重损坏公私财物、危及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在性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对于后者,必须且只能依法严厉打击,没有宽容的余地。面对违法犯罪,执法就是正义,就是公义。还必须强调指出,中央驻港机构包括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特别行政区部队代表国家,其安全和尊严不容挑战。

  第三,希望大家聚焦香港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的根本问题,献计献策,共谋解决之道。这次风波折射出香港社会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已经到了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的时候。一般市民特别是年轻人常常抱怨的住房难、贫富差距大、向上流动难等社会问题,是长期积累形成的,成因复杂,需要找准症结,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最近香港、内地和国际上一些有识之士已就此提出了不少颇有见地的意见。我们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和管治团队继续通过有关对话平台与社会各界人士和青年展开交流,共同探讨有关问题的解决方案。香港社会非常需要这种建设性的对话。只要香港社会各界人士以主人翁的精神和姿态积极思考,集思广益,凝聚共识,就一定能够找到破解难题的金钥匙,推动香港社会化戾气为祥和。

  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将继续不遗余力地支持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促进发展成果更多惠及全体市民。

  感谢杨光先生,下面我们就进入答问环节,提问前还是请通报一下所在的新闻机构。另外,参照以往的做法,翻译方面我们问题部分还是交传一下。请大家提问。

  我的问题是,现在香港的抗争活动还是在继续,之前也有信息显示特区政府在考虑引用紧急法来应对现在的局势。中央政府是否认为现在香港的局势适用这个紧急法的处理,什么样的条件下适合应用紧急法,对香港社会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另外,面对持续三个月的香港的抗争活动,中央有没有设定一个解决事态的最后底线?谢谢。

  谢谢您的问题。我们注意到,现在香港社会有讨论是不是特区政府应该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来处理香港当前的局势。我们看到,当前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为严峻、紧急的局面,虽然形势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但是暴力活动仍然没有停止,社会秩序和经济民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当前,压倒一切的最重要、最急迫的任务仍然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我们也注意到许多团体和市民都纷纷呼吁采取更为有力的措施来止暴制乱。比如制定禁止蒙面法等,尽快恢复社会的正常秩序。中央全力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运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止暴制乱,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和各项权利,维护香港法治的尊严。

  至于您说到的中央有没有针对香港的事态设定最后期限的问题,我想,中央跟香港全体市民的愿望是一致的,那就是希望香港尽早结束乱局,恢复秩序,这一天到来得越早越好。因为只要香港多乱一天,香港市民就要为此付出一天的代价,这关乎香港繁荣稳定的大局和香港700万市民的福祉,而且也是全体香港市民最大的呼声和最大的诉求。谢谢你的提问。

  者提出五大诉求,并强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几天前24名立议员联署发表公开信要求尽快重启政改落实双普选,对这些诉求中央政府是什么态度?对其中的撤回修例法案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中央是否可以接受?特首拒绝这些诉求是否因受到中央的指令?谢谢。

  没想到你的汉语说得这么好,你的问题我听得很清楚。我想说的是,在一个文明、法治的社会里,所有的诉求都必须依法提出。这里必须毫不含糊地指出,两个多月来,一些激进分子打着五大诉求的旗号,置全体港人的安宁生活和香港繁荣稳定的大局于不顾,肆无忌惮地实施暴力犯罪,践踏香港的法治和社会秩序,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严重损害了香港和国家的利益,这不是在表达什么诉求,而是赤裸裸的恐吓、要挟。我刚才在谈话里已经说到,他们的行为已经与修例无关,他们的矛头指向了特区政府,他们的目的是要夺取香港的管治权,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分子提出了五项诉求,他们的终极诉求是实行双普选,在这里,为了正本清源,以正视听,我愿意着重地谈谈双普选的问题。

  首先,我必须先强调一个事实,这就是香港的制度是在香港回归祖国以后真正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我还必须指出另外一个事实,就是行政长官和立全体议员由普选产生这样一个目标,是由中国政府在香港基本法中做出规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区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会有关决定,稳步快速地发展。

  大家都知道,2007年12月29日,全国会作出决定,明确了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在行政长官由普选产生以后,立全体议员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由此确定了双普选的时间表。2014年8月31日,全国会又作出了有关决定,对行政长官普选办法的框架和核心要素作出了规定,这就是人们常说的8·31决定。8·31决定得到了香港大多数市民的支持和认同,但是很遗憾,在反对派议员的否决下,香港特区政府根据8·31决定制定的普选法案在立没有获得2/3多数通过,香港由此失去了在回归第20年实现行政长官普选的宝贵机遇。可以说,阻挠香港发展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是反对派自己。

  反对派为什么要逆而动,否决这个方案呢?说穿了,就是因为根据8·31决定所制定的普选制度不是他们所想要的普选制度。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普选制度呢?他们想要的普选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会有关决定,能够选出一个可以代表他们立场、可以不对中央政府负责的行政长官,从而为他们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铺平道路。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就称之为真普选,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就诬之为假普选。

  今天我要明确地说,有这种想法的人,是打错了算盘,无论将来什么时候启动政改,香港的普选制度都必须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国会的有关决定。

  我还必须明确指出,香港的普选制度必须始终坚持一个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它必须符合香港的地位。什么是香港的地位?我这里给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

  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特别行政区的关系)第12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

  这三句话,每一句都是上述三个篇章的第一句,由此可见,其至关重要,它们结合起来,完整清晰地界定了香港的地位。香港的制度包括普选制度就必须服从和服务于这一地位。正因为如此,所以基本法第四章(体制)第43条规定,这个第43条也是这一章的第一句,行政长官依法对中央政府和特别行政区负责,这是行政长官最重要的职责和使命。因此顺理成章的,基本法第45条作出规定,在实行行政长官普选时,要经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程序提名,而后普选,再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提名、普选、任命三大环节,一个都不能少,每一个环节都要发挥实质性的作用。这就是香港普选制度的真义。

  达到上述要求的普选制度才是真普选,也只有通过这样的制度,才能在普选条件下选出一位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港人认同的行政长官,也只有这样做,才有利于一国两制方针得到全面、准确的贯彻落实。香港的普选只能这么搞,没有别的选择,归根到底还是必须回到一国两制方针上去,回到基本法上去,回到全国会有关决定上去。

  至于其他诉求,我刚才在讲话里也谈到,我想强调一点,当前最大的诉求、最强烈的呼吁还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这是压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务,也是我们应当做出最积极、最有力回应的。我们坚定不移地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支持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和司法机构依法履职、各司其职,严肃惩治暴力犯罪分子。也希望每一个爱护香港的市民都能用自己的行动,自觉地暴力,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的行动。谢谢!

  我们注意到,港澳办形容香港出现了恐怖主义苗头和近乎恐怖主义的行为,也表示此次运动带有颜色的特征。到目前为止中央对这场运动的性质怎么看?会采取什么与以往不同的措施?谢谢。

  对于香港当前出现的暴力犯罪现象,是不是开始出现了恐怖主义的苗头?我们只要看看事实就可以得到答案。近3个月来,少数暴徒肆无忌惮地进行犯罪,特别是用令人发指的行径伤害,并且打砸店铺、瘫痪机场、滋扰地铁、非法禁锢无辜市民。我们注意到,他们对的袭击使用的武器日益升级,已经具有严重的致命性。他们还采用令人不齿的手段,公然在网络上非法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据目前不完全统计,已经有大概1600名警员的个人资料被披露,一些人在网络上公然叫嚣杀害,欺凌他们的家属。我们再来看看8月31日发生的事情,如果说过去还是少量投掷汽油弹,8月31们在闹市区投掷大约100枚汽油弹,还肆意破坏地铁设施,冲进地铁控制室肆意破坏,严重威胁地铁安全运行。

  他们同时提出了揽炒的口号。我开始还不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特意问了香港的朋友,当他们告诉我,这就是拉着大家一起死的意思,不知道大家听到以后是什么感觉,我是分明地闻到了恐怖的气息、闻到了疯狂的气息。还有一个黑手公然叫嚣,即使现在的暴力犯罪活动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造成严重损害,也由它去吧。可见,为了达到目的,他们现在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已经有不止一个方面的人指出,目前他们的行为带有明显的恐怖性。至于说到颜色,事实就更加清晰了。我们可以看到,少数暴徒一再公然叫喊带有港独色彩的口号。比方说,上次我已经提到过的光复香港、时代这样一种荒唐透顶的口号。最近我还注意到,他们在一次集会上提出了英美港盟,主权在民。香港是什么地方?我刚才已经作了很详细的介绍,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有什么资格和其他国家结盟?至于说主权在民,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国,属于14亿中国人民,这一点还用拿来讨论吗?可见,在这些人心里他们要么无知无法,不知道香港的地位,要么就是公然想把香港拉向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实体。所以,在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到四个字,左边写着,右边写着港独。

  我们还注意到近3个月来,一些西方政客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品头论足,不遗余力地给少数暴徒、给港独分子撑腰打气,美化他们的行为。可以说,他们对这些港独行为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说,现在一些激进分子身上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颜色的特征,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瘫痪特区政府,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这里面我必须要说明一点,我们深刻地知道,也清楚地知道,香港大多数市民包括许多年轻的学生,他们是参与和平集会,他们提出了其他的一些诉求,他们与那些触犯法律、实施暴力犯罪、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我们必须指出,香港当前这场风波的走向是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在少数暴徒及其幕后黑手的操纵下,当前事态已经完全变质。所以我们说,当前已经到了维护一国两制原则、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重要关头,一切热爱香港的人,都应当用实际行动与违法犯罪分子划清界线,向暴力行为说不!向破坏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人说不!谢谢大家。

  关于问题。昨天9月2日新学期开学之后,香港很多大中学校出现了的情况,港澳办对于情况是如何看的?另外,同时注意到有一些中学生涉及到一些暴力冲击过程中,有分析指出背后的原因可能是香港中小学教育出现了问题,港澳办对此如何看?谢谢。

  谢谢你的提问。我们注意到现在香港的一些反对派、港独分子和少数激进势力正在不遗余力地煽动,我们要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想,他们就是想通过煽动,把街头抗争引入校园,把这些青年学生绑架在他们的战车上,成为他们向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施压的筹码,进而煽动更大规模的、罢市,使这场乱局持续地蔓延下去,甚至于制造更大的乱局、危局,这种用心是何等的歹毒!

  学校是增长学问、提高知识、健全人格的地方,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学校是文明进化之泉源。就是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地方,一些势力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图谋,不惜把黑手伸向了心智尚未健全、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所以大家看到一桩桩触目惊心的案例。自6月以来,共有15名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被捕,其中最小的年仅12岁,在这名12岁的被捕少年身上,发现藏有铁枝、喷漆等物品。8月31日,警方拘捕了一名13岁者,身上藏有两枚汽油弹,这是多么可怕的现象。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些暴力活动的参与者和幕后的黑手,特别是这些策划者和组织者,完全置青少年的生命、身心健康和美好前途于不顾,使这些年幼的孩子们成为他们暴力冲击活动的马前卒和牺牲品,成为那些别有用心人士的燃料,我认为这是一种灭绝人性的行为,必须大力喝止。

  这次有很多中学生和大学生参与暴力冲击活动,让我们感到非常痛心。学校是教育的主阵地,教师是学校教育的第一责任人。《香港教育专业守则》规定,教师有责任和义务培养学生客观、持平分析的能力,要给予学生公平的受教育的机会。而我们看到,一些教育界人士正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资源散播暴力仇恨的种子,鼓动学生,冲破了教师的职业底线,甚至丧失了师德和人伦,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应当依法给予最严厉的惩戒。

  我们也注意到,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已经明确表示反对任何形式的,强调任何人不应以学校作为表达诉求场地。许多教育团体也发表联署声明,呼吁教师紧守岗位。而一些市民也发出了拒绝,救救孩子的呼声。9月2日以来,所有的学校如常开学,没有受到所谓的影响,有些学校还举行了升旗仪式。所以,实际上他们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中央政府坚定地支持特区政府、广大教育工作者和市民采取有力的措施,制止任何人以任何名义用教唆、煽惑、威胁、引诱等手段裹挟青年学生参与到激进活动中去,保护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还校园于纯洁和宁静。谢谢。

  我想问的是香港基本法有关问题。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8月30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提到基本法第18条的规定,指出无论是哪一条都说明驻军不是摆在军营里的稻草人,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重要力量。基本法第18条规定,会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可以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请问发言人,驻军和根据基本法第18条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可以出动?谢谢。

  谢谢您的提问。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压倒一切的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中央坚定不移地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带领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队严正执法,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部门和司法机关尽快地使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处罚,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秩序。我们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广大香港市民的共同配合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意志、有能力依法采取各种必要的、有力的措施,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中央决不会允许香港乱局无休止地持续下去,如果香港的局势进一步恶化,演变成为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中央也决不会坐视不理。

  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驻军法,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职责是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和香港的安全。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4条规定,中央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基本法第18条也规定,如果出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自身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作出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的决定,中央人民政府可以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我想,把14和18条的规定读过了之后,你刚才的问题应该就有了很清晰的答案,就是在进入紧急状况的情况下,全国性的法律根据需要都有可能在特别行政区实施。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出动驻军就意味着一国两制的终结,我想说这是完全错误的。无论是中央人民政府应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请求出动驻军协助维持治安或者救灾,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都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执行基本法的具体规定,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的一个组成部分。谢谢。

  中央宣布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背景和考虑是什么?是否意在针对香港取而代之?谢谢。

  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的重大战略举措。这一《意见》,有利于进一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也有利于丰富一国两制新实践。

  我们注意到,《意见》一经发布,在香港社会和国际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也有人因此担心,中央是有意让深圳发展起来以取代香港,这显然是对《意见》的一种误读。事实上,在我们看来,这份意见对香港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我们仔细看这份意见,其中有很多内容都有利于香港的长远发展,有利于维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这体现了中央一以贯之的对香港的关爱和支持。我在这里举几点,比方说《意见》明确提出,要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机遇,增强核心引擎功能。这不光是对深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对香港很高的期待。《意见》更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不断提升对港澳的开放水平,加快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探索协同开发模式,创新科技管理机制,促进人员、资金、技术和信息等要素高速便捷流动。应该说这一段话,抓住了当前大湾区建设当中的关键问题,指出了明确的方向。《意见》还提出了很多具体的举措,比如说,加强粤港澳数字创意产业的合作,为港资、澳资医疗技术发展提供便利等等。同时,《意见》还明确提出,要提升对港澳的开放水平,推进在深圳工作生活的港澳居民在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这也解决了许多港人在内地就业创业的后顾之忧。

  中央支持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并在其中继续发挥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优势,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但是,我们也要说,要做到这一点,香港自己也要努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一句唐诗说得好,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香港内耗不起,发展是香港最大的福祉。目前香港少数暴徒为了达到其目的,不惜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我想,香港社会各界是决不会允许这些暴徒把香港的前途和广大市民的根本利益、切身利益作为赌注来实现这些暴徒们的险恶图谋的。对香港来说,对700多万香港市民来说,还有比发展更重要的事情吗?谢谢。

  8月31日,特朗普将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局势挂钩,他再次敦促中方用人道方式处理香港的活动。另外在8月26日结束的G7峰会上发布的声明称,G7重申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存在和重要性,并且呼吁避免暴力,请问发言人对此有何评论?谢谢。

  谢谢。必须说明,英国无权监督香港事务,根据国际基本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各国主权平等,内政不受外国干涉。香港回归后成为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国家不得干涉。这一立场,我们多次说明过。

  但是3个月来,我们看到,西方特别是美国一些政客,不断地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可谓不绝于耳。因为这方面的事情太多了,我今天就不再一一列举了。我认真地看了他们的讲话,给他们做了一下总结,无论他们说什么,万变不离其宗,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一本正经地说瞎话,颠倒黑白,罔顾事实,指鹿为马。只要遇到严正执法,就一定说有错,武力过度。只要是激进分子违法犯罪搞暴力冲击,就表示应当给予同情和理解。这是第一条。第二条,不断地为少数暴徒撑腰打气,煽风点火,生怕他们害怕了、退缩了,没有士气了。我想,说到底,说了三个月,他们的各种言论无非就是围着这两条打转转。我在想,如果是在他们自己的本国发生了香港这样的,他们是绝对不敢对本国说一句这样的话的。可见,这些人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香港的前途好,只不过是看到香港出现了一些混乱,想趁火打劫,把香港搞乱,给中国制造麻烦,仅此而已。我想告诫这些西方的先生们,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绝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他们的这套把戏在别的地方曾经得过手,在当地留下满目疮痍,但是在香港、在中国的土地上,这一套把戏不管用,黄粱一梦,该醒醒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毛主席的一首词,其中有这么几句: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说得真是很形象。

  8月25日,贺一诚当选了新一任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也是第五任行政长官,想问中央对新一任澳门特区行政长官未来五年任期有什么样的期待。谢谢。

  谢谢您的提问。贺一城先生符合中央政府关于行政长官必须中央信任、爱国爱澳、有管治能力及澳人拥护的标准。他高票当选,已充分表明了澳门社会各界对他的广泛支持和认同。中央将于近日依法履行任命程序。今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一国两制在澳门的实践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希望澳门社会各界积极支持贺一诚先生,继续发扬爱国爱澳的优良传统,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定维护宪法和基本法权威,努力提升特别行政区公共治理水平,大力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不断开创一国两制在澳门成功实践的新局面。谢谢大家。

  这周末香港见证了第13个星期的,者和政府继续陷入僵局。随着不断升级,最近我们看到的讲话被录音,北京将如何协助香港政府重建威信,寻求香港回到长治久安的局面?另外,北京对国外网络和传统媒体对于香港事件的报道有何看法?以及会如何采取进一步行动,以期公众的了解?

  谢谢您的提问。这里面有好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央如何协助香港特区政府拨乱反正。当前围绕修改《逃犯条例》出现的事态已经完全变质了。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中央坚定不移地支持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带领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队严正执法。这里说到香港警队,我想多说两句,这位记者提到了13个星期的和暴力冲击活动,我们也看到了冲在第一线止暴制乱的功臣当之无愧是香港警队。但是大家也知道,香港警队也是分子集中袭击的目标。他们用极其残忍、惨无人道的手法对付香港,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200个警员受伤,其中一个警员严重受伤,手指被砍掉。而且据不完全统计,这三个月来,一共有1700多名警务人员及其家属个人信息被非法曝露和传播,这些暴力行径对于警员及其家属的身心都构成了极为严重的伤害。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在如此严峻、紧急的局面之下,香港的警队在处理过程中依然保持了专业和克制,使用了最低限度的武力,执行了严格的执法程序。所以,我们认为香港警队无愧为世界上最优秀警队的赞誉。对于他们,中央政府是坚定不移地支持,支持香港警队和特区政府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打击暴力,制止犯罪。中央坚定不移地支持各界人士对香港警队执法给予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对全体警员及其家属给予最大的关心和保护。这是对第一个问题的回应。

  我们还看到了,在这13个星期的中,也有一些市民希望以和平、合法的方式来表达诉求。我觉得,一定要把他们和那些存心制造暴力恐怖袭击活动、冲击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犯罪行为区分开来。他们提出的这些诉求,特别是在这两个多月的冲击活动中所反映出来的一些深层次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我们希望香港社会能够聚焦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理性地表达自己的诉求,集思广益、凝聚共识,共谋解决之道。中央政府也将一如既往地支持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今年以来,中央有关部门围绕着支持大湾区建设,给港澳一系列的政策,比如说支持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促进大湾区的要素便捷流通,推动大湾区市场一体化,以及推出了一系列便利港澳居民在内地发展的政策等等,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未来中央有关部门还将继续努力创造条件,积极地研究出台有利于香港、澳门发展,有利于内地和港澳合作交流的务实举措。相信有祖国内地的强大后盾,香港一定能够保持繁荣稳定。但是,能否抓住国家发展的重大机遇,用好中央给予香港的一些优惠政策和措施,特别是实现这些措施惠及全体市民,归根到底还需要香港自身的努力和奋斗。

  最后,我也想回应一个问题,也是刚才凤凰卫视记者提到的问题。就是在这一次持续了近三个月的和暴力冲击活动中,我们也看到发生了多起侮辱国旗包括把国旗投掷到海中、公然烧毁国旗、涂污国徽等现象。我们在强烈谴责极少数港独分子丧心病狂的辱国行为的同时,也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行为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香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我们也要问一下,香港的国民教育,特别是国家意识的培养,是不是有一些值得检讨和反思的地方?我想国民教育的问题,国家意识培养的问题,也是到了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和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的时候了。所以,在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之后,无论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还是全体香港市民,都要把这一项任务作为一个重要工作,这也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也是对香港下一代最负责任的行为。谢谢。

“新时代珠澳(琴澳)旅游业合作

“新时代珠澳(琴澳)旅游业合作

珠海传媒集团记者钟夏报道:10日,新时代珠澳(琴澳)旅游业合作发展新机遇...[详细]
11-23
首届地月空间经济高峰论坛在京举

首届地月空间经济高峰论坛在京举

作为第十八届北京国际航空展的重要部分,由中国科学院空间应用工程与技术中...[详细]
09-20
《广州市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

《广州市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

日前,为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激发居民消费潜力,广州市人民政...[详细]
09-29
港澳台居民可申领居住证

港澳台居民可申领居住证

国务院新闻办1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的...[详细]
09-06
内地赴港游客连续6个月减少多重

内地赴港游客连续6个月减少多重

2015年已到年底,据香港和地区旅游部门及部分旅游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详细]
11-22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