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论的容易论证中关于指称的默认假设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9-11-18 09:28

  最近流行的关于有争议实体存在的容易论证,其论证步骤中要用到存在概括,但存在概括要求在相应指称位置上的词项有真实的指称。然而,在通常的容易论证中,相应的词项有指称是被默认的。在本文中,通过强调一种普遍存在的语言现象,这个默认假设将被质疑。为回应这个质疑,容易论证的支持者要么就得事先论证更强的形而上学断定或其他非语义学断定,从而使容易论证不再是容易的,要么就只能简单地断定这个有理由被质疑的假设成立,从而使论证失去其看起来有或被相信有的力量。重要的是,容易论证的支持者不能以援引他们在论证中运用的使用条件来避免陷入这种二难困境,因为使用条件的满足,无论在概念上,还是在事实上,都不能保证这个默认假设是真的。

  关于本体论上有争议的一些对象,比如数学对象、虚构对象、性质等,似乎很难找到非循环的直接论证。支持关于这些对象的实在性的哲学家,通常会诉诸间接论证。比如,他们假定这些对象的存在,对于解释某些现象是有用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①另外一种近些年更流行的间接论证实质性地求助于语言方面的证据,其中一些人,比如范·因瓦根(P.van Inwagen),则求助于语义学证据。他们声称,我们实际使用的某些语句,在其中量词明显地约束抽象对象,并且我们无法在不损失其原有意义的条件下,把这些语句释义为不含有似乎在指称抽象对象的语词的语句。于是,按照一种奎因式的本体论承诺(ontological commitment)的标准(cf.Quine,1948/1953;1951a;1951b;1953),我们必须接受所考虑的有争议对象的实在论。(cf.van Inwagen)还有一些哲学家,是本文将要讨论的,他(她)们似乎更偏爱一类特殊的语言方面的证据,声称我们语言的实际使用中形成的某些规则,可以使存在证明更容易,更少争议。哲学上讨论比较多且比较重要的两类抽象对象是性质和数。关于此类对象,这些哲学家②,比如托马森(A.L.Thomasson),给出的典型存在论证如下:

  (2)筐子里的香蕉数是2(由语言的使用规则和(1)的线)存在一个数,它是筐子里的香蕉数(由存在概括和(2)的线.性质存在论证

  (2)筐子里的这个苹果有是红的这个性质(由语言的使用规则和(1)的线)存在一个性质,它是筐子里的苹果所具有的是红的那个性质(由存在概括和(2)的真所保证)

  看起来,这些论证是从无可争议的前提出发,使用了人们在语言使用中普遍接受的一些规则(而不是实质的形而上学前提),而得出了一个本体论的结论,因此,被称为“容易论证”(Easy Argument)。但是,这个论证看起来真是太容易了,使我们怀疑其中是否漏掉了什么必要的前提,或背后隐含了什么有争议的假设。

  在本文中,我们指出,那个漏掉的或被默认的前提(或被隐藏的假设)是:论证的第二个语句(或前提)中在指称位置上的语言表达式(“筐子里的香蕉数”和“是红的这个性质”)是有指称的,即指称一个实际的对象。无疑,在一个利用存在概括所完成的实在论论证中,这个假设或默认前提是极其关键的,因为按日常理解,一个语言表达式有指称,即意味着有一个存在的对象是这个表达式的指称。托马森本人接受这个日常理解,并将其表达为如下元语言模式:K存在,当且仅当语言表达式“K”指称。(cf.Thomasson,2008,pp.65-67;2009a,p.3)于是,可以看出,容易论证不仅第一步是容易的,利用存在概括的第二步也是容易的,因为一旦有指称这一点实际上被默认,相应指称物的存在也被默认的前提所保证。现在的问题只是:(1)默认前提是否是线)它是否被语言使用者实际上所接受。

  在最近的文献中,可以发现一些有分量的对容易论证的批评,但多数批评都集中在从第一步到第二步的推理上。一个最有影响的批评指出,容易论证的支持者将陷入一种二难困境:要么他们加强第一个前提,也就是加强对无争议事实描述的本体论解释,使其直接有一个关于数或性质的蕴涵;要么他们必须有一个内容扩大的推理,使得结论(第二个语句所表达的命题)包含其前提中所没有的内容。但是,第一个选项使得前提不再是无争议的,而后一个选项使得推理不再是“容易”的,因此,不再是必须被接受的。tessa)③另一个论证是利用亚布罗(Stephen Yablo)的“主题”(subject matter)概念,指出第一步推理从前提到结论有主题的改变,因此,虚构主义者可以说,尽管容易论证的第一步并未改变真值条件,故不在此意义上是一个内容扩大的推理,但却是一个改变主题的推理,故在后一意义上是扩大的推理。(cf.Plebani)④尽管这些批评之形式和着眼点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它们共享对第一步论证之结论,或者说容易论证的第二个前提的字面语释。这个解释的核心,就是假定在句法的指称位置上的语词有指称。也就是说,在此点上,容易论证的支持者与这些典型的批评者并无分歧。

  我们的着眼点与他们都不同,我们所关注的不再是第一步推理本身,而是关注对这个推理的结果在指称方面的假定是否有保证,因此关注利用这个假定的第二步推理是否有效。最终,我们的结论是:没有可接受的证据表明这个假定的真是有保证的。促使我们走向这个结论的动因基于我们对如下事实的观察,即处于指称位置上的语词经常不是真正指称的,因此,在这个位置上的语词是否指称不能简单地被默认,它必须是一个考察或论证的结果,而不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前提。我们知道,当“平均的美国家庭有2.3个孩子”这句话为真时,处于指称位置上的“平均的美国家庭”并不指称,因为没有一个实际的美国家庭有2.3个孩子。类似的例子有无数,比如“张三抓住了东风汽车集团管理问题的实质”,“张三的情绪很高涨”,很少有人会相信“东风汽车公司管理问题的实质”或“张三的情绪”指称一个实在的对象。显然,如下原则并不成立:

  自然,托马森本人也不会相信这个明显过头的概括,她相信其所假设的并不因为这个原则而为真,而是有其他更好的理由。一些容易想到的理由是明显无希望的,比如语法的理由,因为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等人已经详尽且有力地证明“平均的美国家庭”与真正的指称词在语法上并无区别。(cf.Chomsky,1993/2000,1995,2013;Azzouni;Collins,2009)另一种理由是释义(即把含有指称上有争议表达式的语句,释义为不含有相应表达式的语句)的可能性,且目前也有若干有影响的释义方案(cf.Carlson;Kennedy & Stanley),但这个理由对托马森不可用,因为她明确反对释义的可能性蕴涵被释义句中有争议表达式不真正指称。(cf.Thomasson,2015;2016)⑤还有一些理由似乎也有道理,比如从相应语词的指称行为方面入手,来区分所考察的语词是否是真正指称的。我们已经有一些明确的证据,表明从指称行为方面入手也是无希望的(这个论证我们留给其他的场合)。本文将仅从托马森本人最看重也是她实际使用的论证,即诉诸使用条件(application conditions)的论证入手,来否定容易论证的有效性。

  此处的反驳论证依赖于关于语词指称的三个层次的概念分类,即指称样的(reference-like)语言表达式,拟意指称的(putative referential)语言表达式,真正指称的(really referential)语言表达式。结论是:托马森根据使用条件所引入的语言表达式至多能保证达到前两种指称的层次,而存在概括需要相应表达式达到第三类指称标准,因此,容易论证不能保证它所要达到的结果。

大数据治理的核心要素有哪些

大数据治理的核心要素有哪些

当今的大型企业,内部分工日趋细化,采购、服务、市场、销售、开发、支持、...[详细]
10-17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国经济发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国经济发展

近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热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似是而非的观点,根子在...[详细]
10-04
纪念陆学艺先生逝世五周年“中国

纪念陆学艺先生逝世五周年“中国

中国网5月14日讯(记者 齐凯)13日上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北京...[详细]
10-20
论新闻评论的社会责任

论新闻评论的社会责任

新闻评论的三重社会责任是统一的,但在某些情形下,由于新闻评论的、法律与...[详细]
10-17
任理轩:科学对待当前的社会热点

任理轩:科学对待当前的社会热点

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我们又迈上了新的征程。十二五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详细]
09-15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